妈妈小说网免费提供主播未婚凄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妈妈小说网
妈妈小说网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沈嫣日记 月影霜华 情动天下 背负阳光 伊底帕斯 流氓老师 夏日回归 花都少帅 家教情事 红尘都市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妈妈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主播未婚凄  作者:唐浣纱 书号:20246  时间:2017/6/14  字数:6631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主卧房的大上,树伦搂著风筝,两人都睡得很甜。

  枕著他结实的手臂,睡梦中的风筝缓缓地翻身。她睡得好舒服,像是被温暖的云团给包围住。长长的睫悄悄地翻动,醒了。

  刚醒来的前几秒,她有点搞不清楚身在何处。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枕著男的手臂,树伦的另一只大手环在她的纤上,两人的身躯密密地贴合在一起,相拥而眠。

  他犷的气息传入她的鼻尖,风筝没有移动身躯,双眼蒙地看着睡中的树伦。他真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五官充尊贵的气势,有型的浓眉斜飞入鬓,鼻梁高耸直,嘴的线条好感,让人一吻就停不下来。

  回想方才的爱,风筝雪白的脸蛋不多了片红云,可晶瞳又随之一黯。带著难以厘清的复杂情愫,她默默地下,捡起散落一地的衣物穿好,再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

  悄悄走到开放式的厨房,她为自己倒了杯水,纤手推开窗户。现在是晚上七点,也许,她得吹吹夜风,让自己好好地冷静一下才是。

  轻轻地叹了口气,她不明白情况为何会变成这样?

  她喜欢树伦,非常喜欢。只要待在他身边,她就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知道他爱她、知道他会保护她,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可她不希望两人之间进展得这么快。她原本以为可以慢慢地经营这段感情,可以维持缓慢但平实的步调,但万万没想到,因为一个吻,情况完全失控了,他们居然有了亲密关系…

  她不是八股冬烘的女人,不会死死守著处女的身分不放,更不后悔把自己交给最心爱的男人。但…时机不对。

  两人的感情进展得太过快速,也太过浓烈了。在甜蜜之际,她忍不住感到害怕。她喜欢树伦,可潜意识里,她依然害怕亲密关系、害怕男人,因为她还没有从半年前那场打击中完全复原。

  她知道树伦深爱她,可她却不敢放任自己去谈恋爱。她曾经被爱情伤得很重很重,因此她实在没有勇气放胆去爱。因为爱得有多深,分手时的痛就有多深,而她深怕再度尝到那椎心刺骨的痛。

  懊恼地敲著自己的额头,风筝好讨厌自己。她知道自己的想法对树伦很不公平,他是那么的爱她,她不该为了前一段恋情的阴影而惧怕他、怀疑他,但她就是没有办法控制心底的恐惧。

  风筝想起一句名言:“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世上最幸福的一件事。”对她而言,树伦的确是“对的人”他懂她、了解她、爱她,她对他亦然。可是…时间点似乎不太对。

  遇到树伦时,正是她这一生最悲惨的时期。她惨遭好友跟男友的联手背叛,两人各拿了把刀,深深地划破她的心。

  对于前男友詹智柏,她已经没有那份爱恋,已经可以放下他了。可她仍忘不了遭受双重背叛时的沉重打击,那是一种对人的彻底绝望,倘若最爱的人跟最信赖的好友都可以联手背叛她,那她还能相信谁?

  她不是忘不了詹智柏,只是对人感到怀疑,对爱情更是戒慎恐惧。爱情的伤口足以令人形销骨毁,她只希望这段新恋情可以慢慢来,她不想贸然投下太多情意,不想仓促地出真心。

  可…现在,这一切都了。她跟树伦有了亲密关系,她无法再假装自己跟他只是平淡地交往,随时可以喊停。她无法再漠视树伦在她心底的重要地位,无法漠视他对她的影响力一天比一天庞大,甚至足以主宰她的灵魂。

  她可以放胆去爱吗?她可以疯狂地付出,只求换取对方的真心吗?她可以不顾一切,宛如飞蛾扑火般地扑向他吗?可以吗?可以吗?倘若又出了问题,她承受得起吗?

  半年前那一跤,她摔得好重好重,让她痛彻心肺。好不容易,她才慢慢站了起来,而今正是她必须好好地为自己的人生做规划的时刻,她想在工作上努力地冲刺,她不知道倘若再受到一次感情的重创,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困扰地把脸埋入双掌间,风筝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响起。找到搁在茶几上的皮包,她掏出手机接听。

  “喂?”

  彼端传来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声音——

  ‘筝筝?’

  “詹智柏?”

  风筝震住了,没想到他居然又打电话来。之前他也曾打过电话来找她,但都被她挂断了。

  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好说的?风筝迟疑著,正想挂掉电话,对方却急促地喊道:‘拜托你不要又挂我电话!筝筝,让我把话说完可以吗?’

  “…你说。”风筝悄悄叹了口气,决定趁这个机会把所有的事都讲清楚,并请他不要再来电了。

  ‘我…’好不容易终于跟风筝联络上,詹智柏竟有点结巴。‘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跟你当面谈一谈,我们见个面好不好?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找你!’

  “谈什么?”风筝的态度很平淡。“谈你跟秀媛的婚事吗?恭喜,我会寄红包过去。”她的语气没有怨怼,也没有任何的愤怒,只是在陈述一件事。

  ‘不是这样的!筝筝,你误会了!这阵子你一直不肯见我,也不肯接我电话,让我都没有机会好好地向你解释清楚。我跟秀…呃,赖秀媛,根本没什么啊!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样,筝筝,我爱的人是你,只有你,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风筝沉默不语,她的态度让詹智柏更加慌乱,心虚地强调道:‘真的,我爱的人是你啊!你是我唯一想娶的女孩,就算…就算我曾经糊涂过,那也只是逢场作戏罢了,不是真心的。筝筝,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会痛改前非,再也不会让你伤心了!’

  “你的话都说完了吧?”风筝的语气还是波澜不兴。“詹智柏,我早就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覆水难收,早在你跟秀媛在一起的时候,就注定了我们分手的命运。我只知道我跟你的感情已变了调,再也不可能复原了。至于你跟秀媛或跟其他女人的事,很抱歉,与我无关,我也不想听。”

  ‘筝筝,不要这样,看在我们曾交往多年的分上,别对我这么狠心!男人嘛,难免会一时糊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们出来见个面好不好?就约今天晚上,我去你家找你?’一心想复合的詹智柏巴不得马上见到她。

  “我不会再跟你见面的,詹智柏,我们之间真的结束了。”风筝语重心长地说:“虽然不关我的事,不过,我还是很想跟你说一句话——是男人的话,就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你这样对待赖秀媛,似乎很不妥当。”

  她并不是假装大方地替旧情敌说话,但秀媛毕竟曾是她的闺中密友,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好友。在机场时,她就明白秀媛很爱詹智柏,现在听到他这样待她,风筝觉得不忍,更觉得心寒,对这男人真是彻底失望了。

  ‘筝筝,你不要这样…’詹智柏还企图亡羊补牢。‘我们之间干么一定要扯上赖秀媛呢?是她自己硬要来我的,我又不爱她!’

  风筝的语气更加冰冷。“你爱谁跟我没有关系,我只确定我不再爱你了,而且这份感情还是你主动划上休止符的,所以后请你不要再来电了。”一说完,她马上切线,并关机。

  真是受够了!她挫败地叹了口气。真不明白詹智柏为何会这么自私,他不但狠心地劈腿,对赖秀媛翻脸无情,甚至还有脸回头来找她…Shit!什么男人嘛!

  她背对著主卧室,因此没发现树伦已经醒了,正站在厨房的入口,沉默地看着她。

  爱过后,他搂著佳人睡得好,醒过来时却找不到风筝。

  他披衣下,循声找到厨房,就看到风筝拿著手机站在理台前,不知道在跟谁讲电话。

  隔著一扇玻璃门,他听不到风筝的谈话内容,可她的表情很复杂,眼神时而惘,时而坚决果断。

  举步走入厨房,严树伦由背后抱住风筝,亲昵地吻著她的脸颊,柔声道:“醒了?怎么不叫我?饿了吧?我们出去吃饭,或是叫外卖?想吃什么?”

  被他抱在怀中,风筝浑身一僵,很不自然地推开他,垂下眼睫逃避他炽热的视线。“我不饿…”

  树伦微皱著眉,黑眸转沈,静静瞅著她僵硬的娇颜,依然试图拉住她。“怎么会不饿?还是我们下楼,去对面的日本料理店吃饭?我知道你喜欢吃式烧烤,那间店的握寿司也很好吃喔!”

  她为何推开他?这个动作伤了他的心,也让他不解。当他们在绵时,她是那么娇羞而热烈地合他,为何此刻像是换了另一个人?

  “我真的不饿…”被他强拉住,风筝全身微微发抖,晶眸东瞟西瞟地,就是不敢正视他。“时间不早了,我想我还是先回家好了。”

  她并非讨厌树伦的碰触,但此刻的她心如麻,先是困惑于她跟树伦的发展如此迅速,继而又接到前男友的来电,让她整个人烦不已,宛如陷入重重雾中。她只想躲起来,一个人静一静,冷静地思考一下。

  “筝筝?”树伦强按住她的肩头,一手轻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脸蛋,低沉地道:“看着我。为什么怕我?我只是想抱你啊,你…你居然在发抖!”她的态度为何会变得如此疏离?他不解,更不能接受。

  “我不是怕你…只是…”风筝的水眸盈挣扎。好多话涌到了舌尖,她却不知该如何解释。树伦坚若磐石的眼神让她心弦悸动,她知道他爱她,不会伤害她,可是她还没厘清自己的思绪,还没准备好要这么快地投入一段新的感情。

  树伦的大手温柔地搂住她的,再度把她拥入怀中,想给她最大的安全感。

  “别这样!”

  这一回,风筝的反应却更加烈,像是触电般用力地推开他,力道之大,自己居然还不慎撞到一旁的墙角。

  “筝筝?小心!有没有受伤?”树伦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俊脸蒙上霾。“你到底是怎么了?”这是不久前还温柔地栖息在他怀中的小女人吗?为何她的脸色如此戒备,甚至一再抗拒他的碰触?究竟出了什么差错?

  “我没事…”风筝扶著墙壁站稳,艰困地着气。她也知道自己的反应过大,把气氛得好僵,可她没有办法,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不是你的问题,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

  “你就是针对我!”他眼底的温度迅速降到冰点。“筝筝,我不是情狂,更不是强暴犯。我喜欢你,所以想接近你,但绝对不会勉强你的,所以你大可不必离我这么远,不必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告诉我,我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他知道一定有事发生了,否则风筝的态度不会瞬间丕变,拿他当陌生人看。究竟出了什么事?难道…跟风筝方才接的那通电话有关?来电者是谁?

  很自然地,树伦想起了詹智柏,风筝的前男友。他没忘记曾亲眼目睹风筝为他哭得肝肠寸断…

  一股妒意霎时包围他的心。该死!他讨厌这种感觉!他的心头好闷、好沉重,像是被硬物狠狠住似的。筝筝究竟是怎么了?她因为接到前男友的电话而犹豫?她后悔跟他在一起了?她对詹智柏还旧情难忘?

  诡异的气氛开始蔓延,树伦不愿意这样想,可方才她接电话时,眼底的惘和矛盾又该怎么解释?她为何一下就刻意跟他保持距离?种种的疑问似乎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她犹豫了,想回到詹智柏身边!

  他走到落地窗边,眼神沉晦地看着她。“刚才是谁打电话给你?詹智柏?”

  风筝身躯一震,咬住下无法回答。她不想对他说谎,可是,他们两人的问题跟詹智柏没有关系啊,她不懂树伦为何会提起他?

  她的缄默让树伦误解了,阗眸转寒,冷笑道:“你在犹豫?后侮跟我在一起?想重新投入他的怀抱?”

  什么!风筝错愕地瞠大双眼,无法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树伦怎么可以这般怀疑她?

  “你不解释吗?”他的眼神锋利如刀,浑身迸出怒焰。“默认了?那混帐到底有什么好?他那么恶劣地伤害你,你居然还想回头?”

  妒火焚烧他的心,他快气疯了。他如此细心地呵护风筝,如此苦心地经营两人的感情,可她的心居然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上!那他算什么?这段感情又算什么?

  风筝悲伤地看着他,难以相信树伦会如此误解她。屈辱的泪水泛起,她咬紧牙关不发一语,冲到客厅抓起自己的皮包想夺门而出。她必须静一静,在这么恶劣的气氛下,两人只会越谈越糟。

  “别走!”树伦误以为她想逃避,冷峻地把住她的手。“把话说清楚!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连多待在我身边一分一秒都觉得难以忍受吗?还是你迫不及待地想重回詹智柏的怀抱?”

  给他一个解释啊!告诉他,她是爱他的,没有任何人可以破坏他们的感情!给他一个安心的保证吧,不要再折磨他的心了!

  “我还能说什么?”风筝哀凄地看着他,感情一旦有了裂,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她凄楚地冷笑道:“反正你已经定了我的罪,你认为什么就是什么吧。对,我忘不了詹智柏,我想回到他的身边,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她的心好痛,五脏六腑像是移了位。树伦怎么可以怀疑她?难道他不知道,倘若不是把他放在心底最重要的位置,她不会跟他在一起,更不会把自己的清白交给他!为何他不懂?

  “你——”怒焰四处狂,他愤怒地暴吼。“该死!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难道你跟我在一起只是想转移失恋的悲伤?你把我当成詹智柏的替代品?当我吻你、爱你时,你心底想的还是他?风筝,你够狠!你居然这样对待我!对你而言,我到底算什么?我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开始过?”

  他气到抓狂,原本心底还存一丝希望,渴望风筝能亲口告诉他,她是爱他的,她跟他一样重视这段感情,可她居然说出这么残酷的话!

  替代品?Shit!他快疯了,如果姓詹的混帐也在场,他真的会杀了他。

  替代品?风筝的心弦又是狠狠一揪,苍白的脸浮起飘忽的微笑。无所谓了,这颗心痛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应该就不会有任何感觉了吧?

  哀莫大于心死,她好累又好绝望,什么都不想解释了。也许,她命中注定与真爱无缘吧?为何感情这条路她走得如此坎坷,像是永远都无法得到幸福似的?

  “随便你怎么想。”拚命地作著深呼吸,她硬是把热泪回去,不想在他面前失态。

  树伦面罩寒霜,像是突然被宣判了死刑般,嗓音嗄地吼著:“我是替代品?你居然对我这么残忍!哈哈哈、哈哈哈…我居然是个替代品…”

  心灰意冷的他怒极反笑,可那笑声却无比破碎。

  瞧瞧他闹出了什么笑话,他费尽心思,拚命去讨好一个女孩,苦心经营两人的感情,到头来,她根本就不喜欢他!她整颗心还在前男友的身上,她甚至厌恶他的亲近,把他当成情狂般。

  “我懂了,完全懂了!哈,真好笑,原来你根本不在乎我。你放心,我不会自作多情,更不会再死皮赖脸地著你、騒扰你的。”冰冷的风暴蔓延著,两人不过相隔寸步,但彼此间的距离却突然变得好遥远,像是隔著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他的风筝,他心爱的女孩就站在他面前,他好想宠她一生一世,可讽刺的是,他永远无法拥有她,因为她要的不是他。

  他的冰眸冷绝,眉宇像是染上了千重雪,转身看向门口。“我在外面等你,送你回家。当然,如果你拒绝坐我的车,我可以替你叫计程车。”话说得够狠,因为这是她他的。

  抓起车钥匙,他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风筝被独自留下,呆呆地听著他离去的脚步声,那声音一下又一下地敲在她的心上,好像有人拿著把铁锤重击她的心似的。

  就这样吗?他们结束了吗?结束了…

  这样也好,不是吗?悄悄拭去淌下的泪水,她告诉自己,如果她现在还无法回报树伦等同的爱,那么,她根本没有资格留住他。倘若她给他的只是痛苦,那么,她就不该再拖累他。

  她让他爱得好辛苦,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所以她应该放手,在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之前离去。像他那么钦磊出众的男人,应该有更好、更开朗的女孩来爱他,而不是她,她只会带给他痛苦…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可为何她的心,竟和著泪水,一片片地崩裂了… mOMxs.COm
上一章   主播未婚凄   下一章 ( → )
主播未婚凄无防盗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主播未婚凄》情节跌宕起伏,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妈妈小说网为您提供主播未婚凄最新清爽干净的无防盗章节免费阅读,希望您能够愉快阅读。